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怪异的迷路老人
www.ziyangpeace.gov.cn 】 【 2020-09-17 17:27:54 】 【 来源:中国警察网

  那天晚上8时许,我接到了110指挥中心的警情通报:辖区一家机械厂门卫报警,有个老人迷路了,需要紧急救助。

  

  我们冒雨赶到现场,门卫老杨迎了上来,指了指门卫室说,那个老人正在里面烤火,衣服都湿透了。我推开门,一个60多岁的老人正在打电话。他一见我就站起来,不由分说将手机递了过来。我有些奇怪,但还是接听了,对方是工业园区一家仪表厂的徐老板。徐老板在电话里很生气,因为我面前的陈姓老人是他厂里的门卫,本来今晚这个时候应该在门卫室值班。徐老板说,真不知道老陈是怎么回事,到厂里上班也有半年了,怎么还会迷路呢?

  

  我叫上老陈,开车一同前往仪表厂。车子刚开出不远,老陈就突然打开车窗呕吐起来。

  

  我问他:“你喝酒了?”“没有。”“那怎么会呕吐呢?”“我晕车,不能坐汽车。”

  

  老陈吐了一会儿,说舒服多了,我又开动了汽车。我发现,老陈的脸色有些发白,似乎生病了。

  

  “听你口音,是本地人吧?”“是的,我是邻镇人。”“你乘公交车,是否也这样吐?”“我从来没有乘过公交车……”

  

  我更加觉得奇怪: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从未乘过公交车简直说不过去,但这事他也用不着撒谎吧?在和老陈的问答过程中,我心里有些不安起来。他说话的口气,像是智力不大正常的人。

  

  老陈抚着胸,长舒了一口气说:“哎呀,吐完舒服多了,你送我回厂里去吧,老板催我呢。这次真是谢谢你们了!”这次老陈说的话又很正常,打消了我的疑虑。

  

  “你这么大年纪了,有没有什么毛病呀,比如高血压、糖尿病?”“没有,我什么毛病也没有。”

  

  一会儿,我把老陈送到了仪表厂。徐老板也在,一边埋怨老陈,一边急着要去接下晚自习的孩子。老陈不停地解释:我吃过晚饭,就出去遛个弯,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在灯光下,我见老陈的腿有些颤抖,还不停地搓着手,便问他:“你是不是感觉很冷?”“是啊,我头有些昏,身上不大舒服。”老陈皱着眉头回答。

  

  “你最好到医院检查一下,我感觉你不大对头。”“我没事,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你一定要到医院去看一下,我可以用警车送你过去。”我坚定地说。

  

  老陈有些生气地说:“我又没有毛病,去医院看什么,你这位警察同志怎么回事?”

  

  徐老板也莫名其妙地望向我,我知道应该立刻说服他们。

  

  我对他们说,造成呕吐的原因有很多,一种是血压大幅升高,一种是脑出血,这些都是要命的急病。如果老陈在厂里出了什么事,你做老板的也有责任……我将日常获得的一些知识串起来,说给两人听。

  

  经过我这么一说,老陈犹豫起来,徐老板很快转变态度,成了我的同盟军。他从口袋里掏了些钱递给老陈,催促他乘我们的警车赶快到医院检查一下,他接了孩子后马上赶过来。

  

  老陈上了警车,有些气鼓鼓的样子,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这让我的心又猛地跳了一下,我加快了行车速度。

  

  我陪着老陈挂号、量血压、抽血化验。正排队等着做CT,老陈的妻子和女儿闻讯赶到了。我简单地说了下情况,这时电话里又有警情通报,我匆匆地前去接警。

  

  半个多小时后,我接到老陈女儿的电话,说她父亲CT结果出来了,是严重脑出血,已紧急转往大医院。我立即打电话,找到了先前帮老陈诊治的刘医生。刘医生说,老陈其实有严重的高血压、糖尿病,已经吃药多年,可能是外出散步时血管破裂突然发病。脑出血并无预兆,表现为说话和理解困难,伴有呕吐、头晕或意识改变。幸亏送医及时,没有危及生命。

  

  我心里感到十分后怕,如果听信老陈的说法,让他在门卫室睡上一夜,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经过医生的精心救治,老陈不久就康复出院。他的家人特地来感谢我,我摆摆手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其实,我还有件事没有说,我正在努力学习医学急救知识,希望在危急时刻能救人一命。


编辑:宋萍

主办:中国共产党资阳市委员会政法委员会 办公室电话:028-26111199

蜀ICP备18020242号 资阳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雁江区广场路3号 邮编:641300 |

蜀ICP备18020242号-1 资阳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