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案侦说法 >
稻田女尸之谜 22年后破解!
www.ziyangpeace.gov.cn 】 【 2022-07-21 19:17:59 】 【 来源:四川法治报

a6c0740bafff1c9c4ebf70ee62d35702.jpg

犯罪嫌疑人指认当时打“野的”的现场


b486cc366d0609303ee6c0fcb70d1e3f.jpg  

犯罪嫌疑人指认当年抛尸现场

  

  24年前的一天,安岳县一“野的”女司机被两男子以租车为由骗至偏僻处,女司机被残忍杀害,“野的”被抢走。当年,受刑事侦查技术等方面的限制,案件侦破难有进展,但安岳警方始终不言放弃。2020年7月,警方最终成功侦破此案且带破一重大抢劫案。今年4月,犯罪嫌疑人龚某龙、易某林和何某安被资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分别判处死刑、死缓和无期徒刑。

  

  神秘失踪 “野的”司机下落不明

  

  时间回到24年前。1998年8月6日凌晨,家住安岳县岳阳镇的陈某难以入睡。因为这么晚了都不见跑“野的”的妻子彭某某回家,打几次传呼也不回,他忐忑不安,疑窦丛生,心中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原来在两个月前,全家为了生计,两口子拿出家里所有存款,卖掉家用三轮车加贷款,花了近17万元,买了一辆八成新的枣红色桑塔纳2000型跑“野的”,这辆车在当年在安岳跑“野的”车中算是高档的。

  

  1998年8月5日下午3时许,他35岁的妻子开着自家的车跑“野的”去了,却深夜不归。妻子上哪儿去了呢?难道发生了意外?天刚蒙蒙亮,在通讯不太发达的那时,陈某急着去找到自己同样跑“野的”侄子李某。据李某讲,5日下午3点左右,他与舅妈彭某某各自开着自己的车在安岳县城老车站附近候客,下午3点30分许,他看见两名年轻男子上了舅妈的车,向城北方向驶去了。

  

  情况不妙,陈某立即报了警,同时发动亲戚朋友四处寻找妻子和车。他几乎走遍了我省所有市、县,但仍无妻子及车的下落。

  

  安岳警方接警后,十分重视,立即动用各种侦查手段全力找寻彭某某及车,结果未发现任何线索。人命关天,安岳县公安局迅速成立了以刑警大队民警为主的代号为“98·8·5”的专案组。几年间,专案组开展了大量工作,由于受当时刑事侦查技术的限制等因素,案件还是没有进展。随着时间的流逝,专案组成员换了一荏又一荏,领导换了一任又一任,但在交接工作时都会提到这个案件,市、县两级公安机关不破此案的决心坚定不移,始终不言放弃。

  

  当案件侦破陷入僵局22年后的一天,一个令专案组振奋的信息从泸州市看守所传来:一个户籍是安岳县卧佛镇、涉嫌销赃罪的叫龙某某(另案处理)的在押人员想立功减刑,要检举同住安岳卧佛镇两个分别名叫龚某龙和易某林的人于1998年8月在安岳县城抢劫杀害一名“野的”女司机的犯罪行为。

  

  专案民警立即赶往泸州市看守所,经讯问龙某某得知——1998年龙某某在成都打工,租住在金牛区一出租房。同年8月上旬的一天凌晨4时许,彼此熟悉的同乡人龚某龙开了一辆枣红色桑塔纳2000型载着易某林来到他租住小区内。3人见面后,龚某龙叫龙某某找人把车处理了,且对龙某某说:“你要小心点,不能对任何人讲。”“为什么?”龙某某问。龚某龙就对他讲了实话,说这车是在安岳县城弄的一个女司机开的野的,司机已被他和易某林勒死,尸体抛弃在一稻田里。很快,龙某某联系上一名“车贩子”,帮龚某龙将车低价卖掉了。

  

  检验毛发 DNA比对找到受害人

  

  根据上述线索,龚某龙和易某林进入了警方视线,专案组迅速对两人进行调查取证。虽然开展了不少工作,但一直未掌握两人作案的有力证据,仅凭检举人的口供不能形成证据链。专案组认为,如果从当年的所谓中介人“车贩子”或者失踪的野的出租车入手寻找突破口也不现实,因为年代久远。对此,专案组及时调整策略,围绕嫌疑人当年的活动轨迹及相关线索展开调查。

  

  近年来,资阳公安大力推行科技兴警,努力实现大数据智能化应用的大跨越。特别是当2020年“云剑”行动开展后,在资阳市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领导和刑侦支队的有力督导下,安岳县公安局把攻坚“命案积案”作为刑侦工作重点,并将该案摆在突出位置予以攻坚。刑侦大队和专案组民警借助现代刑侦科学技术,综合前期掌握的大量信息进行分析研判显示:龚某龙和易某林具有抢劫杀害彭某某的重大嫌疑。

  

  2020年5月7日,专案组民警在成都市成华区将易某林抓获归案。与此同时,经侦查发现当年案发后龚某龙已漂白身份,化名为“冷帅”。2017年3月,龚某龙因伙同罗某、康某某、袁某某等人贩卖、制造毒品,被成都市公安局禁毒部门抓获。2018年12月,成都市中级法院判处龚某龙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20年6月30日,专案组依法提审了龚某龙。经审讯,龚某龙和易某林对当年合伙杀害彭某某抢劫野的出租车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为了形成证据链,把此案办成铁案,专案组决定,将寻找受害人的尸骨作为工作的重心,突破该案。专案组先后到遂宁市区及大英、射洪和绵阳的涪城区等地进行了大量走访调查。通过几个月的努力,终于掌握当年被害人的遗骸等现场物证可能在绵阳的信息。2020年7月中旬,专案组和相关刑事技术民警迅速赶往绵阳。

  

  据绵阳警方介绍,1998年8月中旬左右,当地警方接群众报案称:在涪城区距一公路100多米左右的稻田里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女尸,经侦查未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后将其列入未知名尸体,法医提取了尸骨毛发保存于物证室。面对混杂在一起的13包无名尸的遗骸,专案组和两名技术民警一丝不苟,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对尸骨一一进行亲缘比对。在绵阳警方刑事技术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初检和复核,2020年7月16日,最终确定其中一份尸骨中的毛发与1998年8月失踪的被害人彭某某DNA数据亲缘比对成功。至此,该案告破。

  

  狼狈为奸 两人谋财害命

  

  龚某龙,现年52岁,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安岳县卧佛镇人,曾到成都卖过花椒,后长期混迹于社会。2000年,他因非法持有枪支被判刑6个月,刑满后又因犯盗窃罪被判刑6个月。

  

  易某林,现年55岁,同是卧佛镇人,也只有小学文化,曾到西安打工多年,与前妻离婚后一直在成都做生意。

  

  龚、易二人是老乡,很早前就认识,彼此谈得拢,臭味相投,逐渐成了朋友。

  

  1998年8月初的一天,易某林刚回到老家,就接到龚某龙的电话,叫其到他在安岳县城的租房里谈一笔“业务”。第二天,两人见面时,龚某龙对易某林说:“现在手头都有点紧,我们联手弄点钱来用,你干不干?”“咋个弄钱?”易某林问。“目前汽车的行情好,来钱快,我会开车,弄一辆好点的车去卖。”易某林表示同意。接着,两人密谋了作案目标、时间、方法和分工等,再到一五金店购买了作案用的绳子和封口胶。次日,他们来到安岳县汽车站踩点,发现了一辆“野的”桑塔纳2000型轿车,司机是一名瘦小约30岁的女子。两人觉得这个目标容易得手,遂将彭某某作为抢劫对象。

  

  1998年8月5日15点30分许,两人携带作案工具来到安岳汽车站,发现彭某某的车停在附近的凌云宾馆外,两人便以打车到遂宁为由上了车。当车行至安岳县城北乡一岔路口时,龚某龙谎称要解便,车刚停住,坐在副驾驶位的龚某龙以连续摇头为暗号发出动手信号。坐在后排的易某林立即手拿绳子勒住彭某某的脖子疯狂向后拉,龚某龙用手抓住彭某某的脚使劲向后抬,彭某某本能地呼救和挣扎了几下。瞬间,这个无辜的生命就葬送在这两个歹徒手中。

  

  两人把死者抬至后排座,易某林取下死者的耳环给了龚某龙。龚某龙开车绕道安岳县通贤镇,当晚经遂宁市安居区到达绵阳市涪城区时,发现路边有稻田且位置偏僻便停车,两人趁黑夜将死者抛于稻田里,再经中江县等地返回成都。次日,龚某龙通过龙某某以2万元的价格卖掉了桑塔纳2000型轿车,分了9000元给易某林,剩余11000元和卖耳环的赃款被龚某龙占有。

  

  案中有案 5人结伙曾抢劫390余万元

  

  专案组在侦办彭某某被害案中还掌握了龚某龙等5人曾犯有抢劫案的重大线索。经缜密侦查发现龚某龙、易某林结伙何某安、董某龙(已死亡)和一名叫“小杨”的人抢劫了成都的黄某玉夫妇。何某安是遂宁市安居区人,2008年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2020年9月被专案组抓获归案。鉴于案情需要,同月底,成都青羊警方将黄某玉夫妇被抢劫案依法移交至安岳县公安局侦办。

  

  “小杨”是谁?他躲藏在哪里?为了尽快将“小杨”抓获归案,专案组围绕仅有的线索,开展了广辟侦查途径、精心分析研判、深入调查走访和大数据比对等大量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4月,专案组终于掌握了“小杨”的基本情况和行踪:其真名叫杨某金,仁寿县人,现年56岁,目前在成都市青羊区某街道当联防队员。7月7日,专案组民警果断出击,将杨某金抓获归案。经审讯,杨某金对参与抢劫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随之,其团伙作案的犯罪事实浮出水面。

  

  2001年8月的一天,龚某龙、何某安、易某林、董某龙和杨某金一伙为了搞钱,密谋冒充警察实施抢劫。按照分工,董某龙、龚某龙和杨某金3人制作了假警官证,购买了封口胶,准备了手铐等作案工具。经事先跟踪踩点,掌握了家住成都的黄某玉夫妇的经济情况及生活规律,确定为他们的作案目标。8月28日,由龚某龙驾驶租借的面包车,载乘易某林等4人到达成都市青羊区某商住楼等候,发现黄某玉夫妇后,除何某安外其余4人下车尾随进小区,追上黄某玉夫妇,龚某龙就慌忙出示假警官证:“我们是警察,跟我们走一趟。”话音未落,不容夫妇俩分辩,几人迫不及待用手铐将夫妇俩铐住,押上面包车。车上,5人凶相毕露,抢走夫妇俩旅行袋里的250万元人民币和近20万元美金(折合人民币140余万元),将夫妇俩丢弃后瓜分了赃款。

  

  “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此言源于影视,折射现实。如今,几名犯罪嫌疑人咎由自取,即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余光明 四川法治报-法治四川新闻客户端记者 吴显云 文/图


编辑:宋萍
中国共产党资阳市委员会政法委员会 版权所有